洛杉矶华埠超市易主礼金卡变废卡消费者表不满

中国侨网12月20日电 据美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主打有机食品和亚洲零食的美国南加州华埠的邻里超市——乐活生鲜超商(LOHAS FRESH MART),日前突然传出不收消费者之前购买的超市礼金卡的消息,令礼金卡尚有数百、上千美元额度没用的人士大呼不解。

12日,记者走访该超市分别位于圣盖博谷及圣谷东区的三家连锁店,发现除了位于阿罕布拉市缅因街的店已于日前关门停业之外,另两家仍在进行关店前的打折促销,只是不收受乐活生鲜超商礼金卡。

根据赛斯和祖克曼的说法,到了2018年,美国富人已经开始享受该法案的“福利”:最富有的0.1%家庭平均实际税率下降了2.5个百分点。然而,该法案所承诺的益处——提高经济增长率、商业投资,以及减少赤字,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实现。

知情人士透露,因为超市其实已易主,将更名为“亚洲汇”另起炉灶重新营业。

针对乐活礼金卡不能用,消费者说“超市说关就关、说换就换倒是简单,可是民众真金白银交出的钱如何有着落?”

乐活生鲜超商约在2016年进驻南加州州华人社区,随后分别在圣谷地区的阿罕布拉市、亚凯迪亚市,以及圣谷东区罗兰冈设立三家店面。截至12日,虽然在南加州各大搜索网站上查询,都显示三间商店仍照常营业至晚间8时或9时,但实则位于阿罕布拉市的店已经关门,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,超市内还凌乱摆放着货架和一些商品。

对于目前不少前乐活超市顾客代金卡无法使用问题,罗兰冈超市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其实现在不是新超市不想让顾客用之前(乐活)的代金卡消费,而是前东家还没有积极配合,目前计算机连接不上之前的顾客信息,所以收银系统无法接受大家的代金卡。目前,记者正致电给乐活生鲜超商之前的李姓业主,但目前他并未回电。

福尔曼说,这项旨在鼓励低收入家庭工作的税收抵免是税法的一部分。比如,一个人支付了100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,然后得到了1500美元的税收抵免,那么他的联邦课税负担将是-500美元,但是福尔曼说,根据赛斯和祖克曼的分析,这个人的负担将是0美元。这一结果将使低收入人群的总课税负担显得高于实际水平。

然而,《华盛顿邮报》在报道中指出,经济学家普遍认为,近几十年来,美国富人的课税负担已大幅下降。“富人们交的税肯定比过去少,也比他们应该交的少。”福尔曼也承认。

对此,祖克曼反驳称,他和赛斯的分析认为,EITC和其他类似的抵免是收入的转移,类似于食品券或失业救济,而不是税收规定。“如果你开始把一些转移支付算作负税收,那就没完没了了。你认为所得税抵免是一种负税收吗?退伍军人福利呢?医疗补助呢?国防开支呢?如果没有明确的界限,结果就会变得任意。”

高通的年度骁龙技术峰会12月3日至5日在夏威夷毛伊岛举行,会议聚焦全球5G最新进展。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诺·阿蒙表示,5G将开启令人振奋的全新机遇,为世界相互连接、计算和沟通的方式带来超越想象的变革。

然而,并非所有经济学家都认可赛斯和祖克曼的分析。在课税负担问题上,曾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杰森·福尔曼指出,在两人的分析中没有包括可退还的税收抵免,如劳动所得税抵免(EITC)。

他的说法引发了一场关于美国税收制度公平性的辩论。最后,专家们一致认为,无论巴菲特的具体情况如何,大多数美国富人实际上缴纳的税率并不比中产阶级低。“这是常态吗?”当时,美国专业事实核查机构Politifact给出的答案是:“并不是。”

亚凯迪亚店面的一位售货员回应本报记者的提问时透露,大约在两、三周前超市已经完成易主,新的老板来自大陆,超市目前正在筹备重新另起炉灶开张,新超市的名字也将改为“亚洲汇”。

高通还在会上宣布推出新一代超声波指纹传感器,能支持两个手指同时进行指纹认证,将进一步提高安全性和解锁速度,也更易于操作。

店员直言,最近一段时间,不少顾客拿着之前超市的预付礼金卡(Pre-paid Giftcard)前来消费,但由于现在的超市已经和之前的没有任何关系,所以店内不再接受这类代金卡,这也引起许多顾客不满,不过自己无能为力,因为自己也是受害人之一,之前还有民众手中的礼金卡内还有上千美元余额。

相比之下,在1980年,“最富400人”(Forbes400,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评选的全美最富有的400人)的实际税率为47%,在1950年,这个比例甚至高达70%。而底层50%人口缴纳的有效税率几乎没有随时间变化——对于中产阶级和贫困家庭来说,他们并没有从公司税或遗产税的下降中得到多少好处,因为他们现在支付的工资税(为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提供资金)比过去更多,所以总的来说,他们的税收保持平稳。

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一项关于美国超级富豪课税负担的新研究发现,2018年,美国最富有的亿万富翁们缴纳的实际税率,有史以来首次低于工人阶级及其他任何收入群体,成为全国最低一族。

不同于其他对美国课税负担的估计,这项研究包含了美国人支付的所有税项:联邦所得税、公司税,以及州和地方税。不仅如此,它还包括了约2500亿美元的“间接税”,如机动车许可证和企业许可证等等。

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伊曼纽尔·赛斯和加布里埃尔·祖克曼收集了美国自1950年以来的税收数据并加以比较,结果发现,2018年,美国400个最富有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为23%,比美国底层50%家庭的24.2%低了一个百分点。

赛斯和祖克曼将美国税收史描述为“想要向富人征税的人和想要保护富人财富的人之间的斗争”,他们认为,对超级富豪的税收逐步下降,是“历届美国政府所实施的政策的共同结果”——这些政策既降低了最高税率和资本利得税,又允许企业在海外囤积利润。到了2017年,《减税和就业法案》出台,这对富人来说无异于“意外之财”,因为它降低了最高所得税等级,并大幅降低了企业税率。

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与美国底层50%的家庭的平均实际税率变化。图据《华盛顿邮报》

而在十年后,这个答案似乎需要更新为“是”了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